这篇文章,是基于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及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发出的肺腑之词,些许露骨,些许薄凉,皆是人情常态。
社会底层人民群众的常态是什么,一边抱怨着这个世界的不公,一边又不屑于做出改变。
底层的。
当你接触的人越多,层面越高,你会发现,越高端、越有教养的人大都相互支持,抱团发展,因为你好了,大家都好;越低端层次越低的人,越是喜欢诋毁嫉妒、相互拆台、彼此鄙视。因为我不好,我也不让你好。所以,决定一个人成功的首要因素是境界和思维,和一群有同样格局和思维的人一起前行才是最重要的。
大多数底层人民,受教育程度并不太高,也不太爱反思自己已经被灌输的一切。他们可能会遵从『传宗接代』的传统思维(这也是统治者为了自己利益灌输给被统治者的),甚至会遵从一切生物『要繁衍、要存活』的本能。这样的现实正中顶层精英的下怀,再加上阶层固化,“精英继承精英,底层继承底层”,这样就永远有数量庞大的底层供他们剥削。我管不了别人,但我能为我自己做主。我作为底层人民,想要破解『世世代代都在底层』的方式很简单,我只要不生育就好了。更激烈一点的做法,我还可以自杀。

----引用知乎用户 HOBO

教育的本质在于培养具有一定学问的受制于道德与法律的社会结构的资本组成分子。而太多的底层人民尚未受过九年义务教育。改革开放前,人民公社运动,人人崇尚穷,穷是光荣,而富裕可耻。即使是通过努力致富也属于剥削的地主阶级,应该被打到,整个社会崇尚虚假的平等,社会中全民阿Q,这是谁的责任?是教育的缺失。
建国初期的境况在于思想观念的落后与低下的人民生产力。人民群众受教育的程度低,思想观念落后。韩愈曾说“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经济基础的缺失必然导致社会政治的混乱。亚里士多德警惕纯粹民主:进行统治的是人民,而不是法律;因为一切都由多数投票决定,而不是由法律决定……人民拥有国王的权力进行统治;他们至高无上,不是作为个体,而是作为集体。彼时,真正统治国家的受过教育的与未受过教育群众的混杂体,决定国家决策的不再是促使这个国家更加完美的最优解,而是某一群体某一阵营的人数居多者的蓄意安排。因此,政治的参与决策必须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阶层和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底层劳苦人民,而非只会1+1=2的行尸走肉。
而在90后与00后面前,面临着中国传统教育理念与现实的冲击与碰撞。人们常说,物质上的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的贫穷。的确,虽然物质上的富足并不足以带来精神上的富裕,但可悲的是物质的贫穷却能直接导致精神的贫瘠。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劳苦人民,光是生存就已经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又怎能强求其追求精神的富足呢?物质对于精神的富足是先决条件,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没有物质基础,精神的富足也只是野蛮人的遮羞布,终究是尚未进化的原始人,终究在思想上是一贫如洗。然而,如今的阶级固化,大家都在属于自己的金字塔巧妙地分层中安稳度日,不思进取,沉醉安逸,麻木不仁,这才是最悲哀的存在。从刚进入大学时的不屑与之为伍,到慢慢与其同流合污,是环境的腐化,更是自身的堕落。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身处社会底层,日复一日地艰难度日,称其为生存,而非生活。而一个家族得兴旺,至少需要三代人努力,一代工农医科,二代金融法律,三代艺术升华。这并非传承,而是血淋淋的现实。正如杨绛先生所说:唯有身处社会的最底层,才更能看清世态真相。
我们所处的社会,就是一棵树,社会的底层都是深深蛰伏在泥土中的树根。底层拼命的想要挣脱束缚,高层拼命地
生命中最难的阶段不是没人懂你,而是你不懂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他就能忍受任何一种生活。以此致敬这个可悲社会可怜可爱的底层劳动人民,以此自勉。寥寥几笔,肺腑之言,望君珍重,望君自勉。
Last modification:April 30th, 2020 at 11:22 pm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