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期,一边整日意淫着大学时光慵懒闲散,一周两节课,去不去都得看心情,一边犹如智者般针砭时弊,痛斥着所谓“高分低能”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制。从不对应试教育抱有任何好感,甚至对其深恶痛疾,不肯向其低头。

可终究,不知是心智的逐渐成熟还是向生活低了头,愈发觉得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种种行径终究是与目标背道而驰。

论学习,社会的飞速发展促使我们终将具备终身学习的素养与能力,而每个人的学习之路就好比是一位痴迷登山的运动员的成长之路,不同领域的交叉纵横使得我们可能会与他人登同一座山,而每个人登山的过程又不是一成不变的,环境、自身等的原因促使我们探寻出一条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但这条道路又不是千篇一律适应所有人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为人师表,授人以知识的过程便是将自己的登山之路作为经验教授与自己的学生,但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师者的点到即止或许并不是此山易于攀登,而是你只有激发自己潜力独立攻克这座高山才能算是真正的成长,所谓因材施教恐怕也是这个道理。这也正是为何我们会为一个简单通俗易懂的知识点辗转反侧而有些人能够脱口而出毫不迟疑地缘故。

论教育,上大学以来一直疑惑于大学本身课程的轻松,无异于是对年轻人的自我放逐,但存在即合理,那它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为何?最近,反而有了答案。大学教育的本质是将你培养成具有一技之长的正常人。换句话说,大学教育从来没有培养你一夜暴富的能力,而是教给你如何脚踏实地地做人赚钱,教你遇事不偏执,教你理性思考问题,教你不给社会添乱的能力。实话实说地讲,真正为国家社会做贡献的是那些清华北大的人,是那些佼佼者,而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国家培养我的目的只不过是别为国家社会添乱而已,仅此而已。而我们在大学教育中的角色,绝不是为了学一门得心应手的语言,而是将整个计算机体系的核心框架融汇于心,为了更深层次地学习与创造,如果只是执着于一门两门语言使用得得心应手,那可真的是井底之蛙了,目光短浅,一叶障目了。很不巧,我是其中的一份子。本科与专科的教育本质恐怕也在于此,无论你相与不想,体制在这里,你始终是装在这个巨大套子里的人。

Last modification:April 13th, 2020 at 03:33 pm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